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www.680585.com > 正文阅读

国内足坛混乱现状深度分析:不讲法制是最大悲哀

发表日期:2019-10-03 02:00  作者:admin  浏览:

  校园足球工作作为学校体育教育事业发展的探路工程和中国足球腾飞的重要抓手, 近三年多来的发展可谓有目共睹。

  下半场开始。第47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第6个角球。第51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第7个角球。第51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 古希美进球,主队奥林匹亚科斯1:0客队皮尔森。第53分钟,客队皮尔森 布拉贝茨黄牌。第56分钟,客队皮尔森换人19号上5号下。第56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基 米卡斯黄牌。第66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换人4号上28号下。第70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Guerrero进球,主队奥林匹亚科斯2:0客队皮尔森。第72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第8个角球。第73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布拉贝茨进球,主队奥林匹亚科斯3:0客队皮尔森。第74分钟,客队皮尔森换人18号上37号下。第79分钟,客队皮尔森换人39号上23号下。第80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换人11号上9号下。第80分钟,客队皮尔森第2个角球。第82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第9个角球。第82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 塞梅多进球,主队奥林匹亚科斯4:0客队皮尔森。第84分钟,客队皮尔森第3个角球。第85分钟,主队奥林匹亚科斯换人97号上10号下。第91分钟,客队皮尔森T. Chorý黄牌。

  19:00WTA珠海精英赛CCTV5+手机看直播萌卡篮球新服3D篮球游戏

  本次“庆‘七一’反腐倡廉漫画作品展”展期为7月1日至8日,宝鸡展览馆欢迎广大市民和各界朋友前来参观。

  新浪体育讯我正在与朋友推杯换盏的时候得知了改革派继续参赛,中超联赛得以苟延残喘,那一杯酒我没有喝,洒在了地上。

  在事情有了些眉目的今天,有必要为罗宁、徐明等人说几句话——改革派们或国企或民营,没有哪个人是在靠足球俱乐部生存,就算足球烂到了根,他们的生活质量一样不会改变。他们的要求无非是按照中国足协自己制订的章程建立一个符合市场经济的新秩序,这

  个要求恐怕不过分,但实现起来仍然遥遥无期。不用怀疑罗宁、徐明等人的动机,他们自然不会傻到想当中国足协主席的份上,那是个会出人命的位置。中超联赛的操盘手却想不了那么多,他要的只是使联赛苟延残喘——道理很简单,衣食无忧的人才会去享受高尔夫,而乞丐整天想的只是填饱肚子。

  令人不解的是,这些衣食无忧的人不去享受高尔夫,却来闹什么罢赛,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那些作为诸侯进京勤王的省市体育局局长们显然是抱着这种想法踏进大宝饭店的。然而,当他们在“执委会”上听到改革派们市场讲述的罢赛背后令人震惊的内幕时,他们被按了静音。

  仔细算一算经济帐,有关部门在出台政策时要平衡各方关切,红姐乖乖图库 2019-09-30,如果暂停联赛,俱乐部受到的损失不比中国足协少。既然如此,部分俱乐部仍然坚持暂停联赛显然是有难言之隐的。

  诸侯们得知,某国脚因为背负赌债被地下赌博集团扣留,当然这个赌债不是因为玩纸牌、麻将,而是中超赌球。“如果哪个国脚下次集训的时候少个耳朵、少个手指,你们不要惊讶”,诸侯们听到这样血淋淋的事实便陷入深思,没人当作是危言耸听。

  “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不少队员现在都欠着地下赌博集团的债,就指望着最后五轮比赛还债呢,联赛继续打只能是助纣为虐。”这就是改革派们为什么死活非要暂停联赛的原因,没有哪个人愿意花大把的钱供别人玩弄自己。当然,阎世铎苦心谛造的、郎效农潜心经营的中超联赛,最后却成为了别人的大赌盘,被玩弄的恐怕不止俱乐部老板了。

  2001年,当米卢率领国家队征战世界杯小组赛传出了赌球传闻的时候,我先后把传闻讲给了阎世铎、郎效农。刚刚上任一年的阎世铎没有表态,大概认为我言过其实吧。而郎效农则说,联赛中不能完全排除赌球的情况,中国足协已经和公安部门联系过,但人家经费有限,办这种案子有难度。

  确如郎效农所讲,面对触犯法律的案件,中国足协职权有限。但如果足球圈严重的刑事案件泛滥,作为操盘手的责任恐怕就难以推诿了。试想,某一单位出了一个小偷,当然交给公安机关就可以了。但如果这个单位小偷层出不穷,难道这个单位就没有责任吗?

  归根结底,前面出现动荡的根源在于中国足协公信力的下降。曾经的联赛现场座无虚席,现在现场看球的球迷屈指可数。以前无论中国足协靠联赛赚了多少钱,哪怕每个俱乐部只分到百八十万也没人敢吱声,现在要求中国足协公布财务状况了。以前开总经理会,郎效农一句话就可以把某个总经理堵的哑口无言,现在几个总经理可以一起对着他拍桌子问责了……这一切都是在表明,人家忍无可忍了。

  有一个细节值得深思,原计划中临时召开的执委会应于10月25日举行。结果各省市的体育局长们普遍不愿意“趟这潭浑水”,当天到会者仅为9人,加上中国足协5名副主席也仅为14人,仍不够章程规定的“三分之二多数”。结果经过一晚的工作,26日又有三人增援,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577777,勉强凑够了17人。于是,执委会被迫由25日推迟至26日举行。如果不是公信力的问题,哪至于有那么多的“足协副主席”请假缺席?

  按照阎世铎向新闻界的通报中所称,目前的中超联赛存在着“赌球问题”、“不公平竞争问题”、“关联关系问题”、“赛场严重违纪问题”、“裁判违法问题”、“球迷人数下降问题”、“市场低糜问题”、“完善财务公开问题”、“赛事调整问题”以及“如何深化改革问题”。如果是一个饭馆存在如此多的问题,工商局恐怕早就责令其停业整顿了。一个联赛存在这么多问题,却还要继续?这就好比你开着车已经撞了人,出了交通事故,这时候你就必须停下车来解决问题。这个时候你仍然继续开车向前,从被撞者身上轧过去,那么性质就从意外转变为故意了。无论是要求继续比赛的,还是被迫参赛的都是“为了稳定的大局”,我想请问的是,纵然你从被撞者身上轧过去可以继续前行,难道开车撞人一事就可以被粉饰太平吗?就算你回过头来再解决问题,也难逃肇事逃逸的罪名,一样要负全责。

  必须承认,罢赛是违反纪律的,是不依法办事的。但与中国足协的不依法办事相比,这个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中超委员会全体会议,按章程规定只有中超委员会委员方可参加。郎效农在将某总经理助手驱出会场的同时,却忘了将包括阎世铎、董华等足协官员在内的非委员一并赶出。这岂不成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中超委员会上,郎效农在说明不将大连实德议案纳入会议日程时引经据典:根据《中超章程》某条某款之规定,大连实德俱乐部的议案应按时效提出,今后将择时讨论。然而在解释“处罚北京现代队程序违法”的时候,郎效农却话锋一转:“虽然章程规定由中超委员会提交纪律委员会,但比赛都在打着,把所有委员都召到北京来开一个会不现实,我觉得也没必要。所以说,我作为秘书长在报告上签字就可以代表中超委员会提交,我认为这是可以的。”

  既然“不现实”,章程为什么要那样规定?既然章程做了规定,哪一个人有权利可以认为“没有必要”执行?既然章程可以由秘书长随意“认为”、“觉得”,从而得出有必要执行或是没有必要执行的结论,其含意不言自明——什么事情都是秘书长一个人说了就算。

  根据《中超联赛章程》21条第6项规定:中超委员会审议和批准中超委员会预算和决算报告。这意味着,一个赛季有多少钱,这些钱怎么花要向中超委员会提交报告并得到批准。如果哪项支出不合理,没有被中超委员会批准,那么将不能得到执行。直到眼下中超联赛仅剩五轮就结束,钱也花的差不多了,预算报告仍没有得到“审议和批准”,简直荒唐到了极点。

  在阎世铎向新闻界的通报中却称:“考虑到俱乐部的意见和建议,决定在2004年11月中旬向俱乐部公布本年度中超联赛预算方案,之后按照中国足协中超联赛章程规定的时间,向俱乐部公布结算方案。”

  稍具经济常识的人听到这里会笑掉大牙,执行章程中的明文规定原本是天经地义,现在却成了“考虑到俱乐部的意见和建议”。章程中明明规定预算报告要得到中超委员会的审议和批准,现在却成了钱花光了再告诉你。

  中超常委们9月9日得到的一份“通报”中称,2004年中超收入共计多少多少元,其中福特宝公司回扣若干元,赛区若干元,俱乐部分成若干元,广告成本若干元……最后中国足协留成将近一千五百万元,同时声明,这笔费用无法满足事业需要,需要从福特宝、赛区、俱乐部所得金额中扣除。1500万都做了什么没有交待,亏空还有多少也无明细,一句“无法满足事业需要”便可产生数千万的利润,这样的官,难怪会成为死硬派。

  另外每年联赛中,中国足协的罚款不是小数目,这笔钱的数目和去向从来也无从考证。

  上述“不依法办事”只是九牛一毛,其直接原因根本就是目无法制。常言道:正人先正己。作为领导机关的中国足协尚且如此,又如何去要求其下属会员依法办事?现在看来,所谓的罢赛充其量也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踢开足协闹革命到什么时候也是要不得的,但要求中国足协履行自己制订的章程这总不算过分吧?有人可能讲,有些事情是小小不言的,甚至是咬文嚼字的。美国的辛普森案中,几乎人人都可以确定辛普森是轼妻的凶手,然而就是因为办案警察一个程序上的疏忽,辛普森只能被认定无罪。法律的确定和执行就需要这样的一丝不苟,否则如果可以随意解释并“认为”的话,今天可以无根据地认定你是小偷,明天就可以无根据地认定你是杀人犯。而这中间的受害者今天可能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自己。

  非常奇怪的是,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不少人在讲罗宁、徐明之败,也有不少人在鼓吹阎世铎的“完胜”,甚至“体育总局表彰阎世铎”的假新闻也应运而生,我想以阎世铎的性格看到这些自己也会感到悲哀的。中国足球搞到这个地步,大家都是失败者,倘若还有心情去讨论什么胜与败,那么与阿Q的“儿子打老子”也没什么分别了。

  郎效农向来是能言善辩的,辩论中往往咄咄逼人之势令人望而却步。然而王国林因发言被打断向他发脾气:好啦,你不要讲了,先听我讲,一会儿你再讲。杨祖武对他拍案而起:中国足球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看好,看他妈什么好啊。这时候,郎效农哑口无言了,因为脾气耿直的他再怎么嘴硬,心里也是清楚他的责任有几分的。

  裁判错了就要处罚,执委会不够人数就不能召开(开了也没用)这都是中国足协的进步,当然如果能够完全按照章程依法办事,那么中国足协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罗宁、徐明们被迫参赛的滋味不好受,阎世铎当上主席却“没了胆”的滋味不好受,郎效农为了一个联赛天天住办公室的滋味同样不好受。没办法,这就是“人治”带来的必然恶果。等到迎来“法治足球”的那一天,所有人才会得到解脱。

  开执委会的那天,中国足协管了记者们一顿饭。当第一批人冲进去之后,大宝饭店的保安很不屑地把后来者拦住:“人已经满了,你们等下一批吧。”看着这一幕,我心里有些酸,暗自向同行们发问:“这个饭你们也吃得么?”

  也许天天在质疑罗宁、徐明们“血统”、“人格”的记者们认为这顿饭吃的心安理得,也许有人认为吃一顿饭没什么大不了,但一顿饭到底是朋友之间的请客还是居高临下的赏赐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当我走进毗邻足协的饺子城的时候,看到平时被我们认为抠门的某资深足球记者在自己花钱吃饭。

  新闻界认为没有当初自己的帮助,足球界不可能有今天。反过来,足球圈认为记者都是靠足球才吃上的饭。这个问题想做出结论不太难了,天平已经倾斜了。

  昨天在新浪网上看到了一名资深记者对一名首席记者的忍无可忍,原来是首席记者除了杜撰新闻之外还粘贴了资深记者的文章……

  关于这个话题不想多说了,只有一个想法:球迷都不傻,你比赛有假人家就不看。读者也不傻,你报纸有假人家一样可以不看。肯定有人会反驳我:现在的读者是越假的文章越爱看。那么咱们就走着瞧,前几年足球最牛的时候有人提醒,你们再这么牛,迟早有一天会没人看的。当时没人信,现在就真没人看了。(赵了了)